• 云南樂器網社區

    永遠的祝英臺——俞麗拿

    好琴聲2021-05-02 15:40:53


    1940年10月18日,中國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俞麗拿生于上海。


    1959年,俞麗拿首演《梁祝》。


    ? 俞麗拿和她的《梁祝》?



    17歲那年

    “那一年考進上海音樂學院本科管弦系,我還不到17歲。從附中開始,我在樂隊里就是拉小提琴的,那時這件西洋樂器對于國人來說還十分陌生。我們到農村去演出,選了外國的一些經典小提琴曲,演完以后,大家說聽不懂。比起聲樂系學生唱完后下面大喊再來一個,我們感到了強烈的挫敗感,決定成立一個‘小提琴民族學派實驗小組’。黨委同意了,卻沒有把我的名字列進去,理由是我專業成績好,擔心我搞‘實驗’分散精力,影響參加小提琴比賽的成績。我打報告堅決要求才獲批。就這樣,我們一共六個人,五個大一的女生,加上一個男生何占豪,組成了這個小組。”


    周總理請我跳舞

    “最初的實驗,是從民族音樂里選擇一些耳熟能詳的曲目用小提琴演奏,像廣東音樂的《步步高》、西北民謠《四季調》、二胡名曲《二泉映月》(俞麗拿邊講邊演,每奏完一曲,就要觀眾說出樂曲名)。但我們依然很迷惘。有一次我到北京演出,在舞會上,周恩來總理請我跳舞。我不會跳,但總理說沒關系,你跟著我的腳步就行,于是我就不斷地踩到他的腳。跳舞的時候,我向總理吐露了我們小組的苦惱,總理說,你們年輕人敢想敢做,一定能解決問題的。一年以后,總理到上海來,我們就用小提琴給他演奏那幾首民族音樂。總理聽完對我說:‘俞麗拿,你提的問題現在不是解決得很好嗎?’我一聽就愣住了,我一個小小的演奏員一年以前向總理提的問題,他居然還記得!我們由此也得到啟發,小提琴這件西洋樂器400多年了,傳到中國不受歡迎,樂器本身并沒有責任。我們要做的是給它增加一個說‘中國話’的功能,但是我們演的民族樂曲都太短了。”


    創作《梁祝》獻禮國慶

    “轉眼到了1958年的下半年,我們管弦系開始準備1959年國慶10周年的獻禮,大家商定要創作一首小提琴協奏曲。至于題材,當時正值‘大躍進’,所以想了好多革命口號的題材,比如‘全民皆兵’、‘大煉鋼鐵’,最后才把最適合小提琴特點的‘梁祝’作為備選題目列上去。但是恰恰就是這個題目,被獨具慧眼的黨委書記選中了。就這么確定了曲式和題材,但我們是管弦系的,不是作曲系,創作起來有難度。后來領導從作曲系五年級調來一位高才生幫助我們,他就是陳鋼。陳鋼和何占豪兩個人真的是缺一不可,陳鋼有作曲的功底,何占豪熟悉產生《梁祝》的土壤——越劇。他是進修生,來自浙江越劇團樂隊,受越劇的影響很深,我們開玩笑說,他的骨髓里都有越劇的味道。所以《梁祝》是集體創作的結晶,可能也只有那個年代,人人不為私,才會有那樣的成果。”


    首演熱烈拉兩遍

    “1959年5月4日前,作品定稿了。5月4日以后,整個樂隊開始手抄樂譜,進行排練。5月27日,我們帶著這個節目參加了在上海蘭心大劇院舉行的新作品音樂會。這也是《梁祝》這部新作首次公演,但我們心里真的沒底。我們8個女生站在樂隊的最前面,穿著白襯衫、黑皮鞋、短襪子,拉小提琴。當我演完最后一個音符,臺下靜靜的,沒有掌聲,我的心撲撲地直跳。就在這個時候,掌聲雷鳴,而且一直止不住,我們謝幕謝了很多次,把陳鋼、何占豪也拉上來了,掌聲還是響個不停。因為是新作品音樂會,我們根本就沒有準備返場曲目,最后沒轍了,只好把整首曲子從頭到尾再來一遍。兩遍加起來,一共拉了50分鐘。我拉了40年琴,每一次都是這樣的轟動,這樣的掌聲,但只有那天,我真的拉了兩遍,今生今世再沒有過……”


    文革成“放毒者”

    《梁祝》就這么流傳開了。有人評價:俞麗拿獨奏的《梁祝》不僅僅是一首小提琴協奏曲,而且是中國音樂史上一個里程碑式的符號,滿載著中國數代人的深刻情感體驗。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間,《梁祝》被批成“大毒草”,俞麗拿成了“放毒者”,要接受“消毒”改造。但即使是在那樣的年月里,還有很多人關起門來,偷偷地聽這部作品。

    在近半世紀的時間里,《梁祝》久演不衰,在眾多《梁祝》的演奏者中,首席小提琴手俞麗拿地位超然。經過幾十年的錘煉,俞麗拿的琴音宏大,堅實有力,刻畫了一個愛憎分明、落落大方、充滿自信的“祝英臺”形象。是《梁祝》成就了俞麗拿,也是俞麗拿成就了《梁祝》。

    永遠的祝英臺——俞麗拿



    四位小提琴超女跨世紀演繹《流浪者之歌》
    提琴神童們四重奏《野蜂飛舞》太贊啦~
    絕美小提琴曲《草原夜色美》!
    文編 / Meaty



    點擊“閱讀原文”,登陸好琴聲網站
    色综合久久天天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