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云南樂器網社區

    【深度】可憐天下父母心 花都火爆的暑假培訓班

    花都早晨2021-03-02 13:00:02

    原標題:比高溫更火的是暑假培訓班


    比高溫更火的是暑假培訓班

    比大海更寬的是父母溺愛心

    暑假培訓班

    讓我歡喜讓我愁憂

    望子成龍,望女成鳳,為了不在競爭中落伍,暑假一到,不少家長就忙于把自己的小孩送進各色各樣的暑期培訓班。近日,社區報記者走訪發現,暑期興趣培訓班市場如夏日高溫一樣,火!各種培訓班里,擠滿了家長和孩子。但對孩子是否需要報暑期培訓班,暑期應該怎樣安排,以及報什么樣的班,大多數家長卻很困惑。


    火熱來襲的培訓班


    公益路上剛成立不久的華附學堂輔導班里,在獅嶺做皮具生意的付先生正在為讀初二的女兒咨詢,他想為女兒所有的文化課都找一對一的全程培訓。培訓機構咨詢人說10080分鐘,一期課程10節課1200元,如果馬上報則可以打點折。培訓費不是問題,況且現在的培訓班都沒有什么收費標準,只要女兒能進步就好,焦慮的付先生并沒有當場應承下來,道出了其被培訓老師欺騙的經歷,一位自稱中大附屬雅寶學校的方老師,聲稱自己教學能力強,6萬元可以保證我的女兒上黃岡中學,當時我信以為真,跟那位方老師談成每上一次課200300元,結果那位方老師教了一段時間后,就不斷以各種理由,比如回老家探親請假,說好從早上8點到下午4點,有時只上了半天就結束。他很惱火。付先生的女兒告訴記者其實那位老師上課的質量是可以的,只是原本說好一對一的,她去了幾次后,一對一的待遇再也沒有沒有了,就突然多了幾個同學。


    付先生離開時,陸續有家長進入咨詢。咨詢的家長中多人認為,華師附中的牌子,對他們還是有相當大的吸引力。負責人告訴社區報記者,華附學堂是屬于華師附中下屬的一個培訓機構,總部設在廣州的中山大道。社區報記者咨詢華師附中學校辦公室主任時,他表示并沒有設立這樣的培訓機構,可能只是學校個別老師在其中擔當某個職位。


    離華附學堂不遠的茶園路上,像華附學堂一樣的培訓班,更是像雨后春筍一樣冒了出來。不到1000米的路段,就林立著10來個培訓機構。從茶園路走出,到寶華路邊上,找到一家教育培訓機構,當記者問及收費情況時,該機構的工作人員并沒有給出一個收費標準,而是需要將孩子帶過來,老師通過和孩子交談進行了解,和家長共同制定學習計劃和具體收費。如此含糊的回答也讓一些家長感到迷惑。


    盲目跟風的家長


    記者走訪發現,很多培訓機構都打出各種各樣的廣告,比如某某大學冠名,甚至以某某電視臺為旗號,名頭是一家賽過一家。此外優質教師指導,一對一經驗豐富的老師免費試聽等營銷噱頭鋪天蓋地。輔導的范圍也是從普通學科到琴棋書畫,可謂樣樣必爭。各培訓班相互搶奪生源,且呈愈演愈烈之勢。而在這些廣告噱頭面前,犯暈的只能是望子成龍的家長。


    722日早上,羅耿明女士帶著小學四年級的孩子陳俊杰前來上課。陳俊杰今年9歲,曾在少年宮上過美術班、跆拳道、寫作提升、音樂等課程。羅女士告訴記者,報讀這么多個不同的課程,主要是想多點嘗試,看看孩子的興趣在哪里。此時,孩子正在上課,媽媽則在新出的暑期課程安排表前仔細的研究應該報多一個什么班。


    暑假期間,羅女士打算給孩子報寫作提高班和硬筆書法班,但又為時間不太合適而犯愁。寫作提升班在周六上午9:4010:40,中級硬筆書法課也在同樣的時間上課,而周日早上9:4010:40也有一次課,但這樣一來上兩次課就得跑兩趟,在時間上顯得很不劃算。


    羅女士告訴記者,孩子去年上過一個聲樂班,也是還孩子自己選的,因為他喜歡唱K,覺得學聲樂應該可以讓自己把歌唱地更好。但后來學了之后,陳俊杰告訴媽媽,這里的聲樂課跟學校里邊差不多,都是學一些兒歌,學了也不能去唱K,所以后來聲樂也就不學了。面對如此培訓,陳俊杰也迷茫起來。


    看著課程表上的一些西洋音樂課程,像薩克斯、小提琴之類是羅女士喜歡的樂器,但擔心小孩學不下去,另外中國的傳統樂器,像二胡之類的,在羅女士看來,這些都有些哀怨,不像一些西洋音樂來的輕松愉快,所以,她也不愿意孩子接觸這樣比較哀怨低沉的音樂。面對如此豐富的課程,再想到孩子的興趣,羅女士開始感到困惑,無從下手。


    在區青少年文化宮的暑期班開班前,報名的家長早早來排隊。由于目前少年宮的規模還不是很大,學位也有限,課程安排都是見縫插針式的安排,所以為了孩子能報到一個合適的課程,家長在早上三點就到少年宮排隊。


    英語、數學、舞蹈、畫畫……許多孩子原本輕松愉快的暑假,已被各色各樣的培訓占據。孩子們抱怨,放假比平時上學還累,家長們也跟著孩子奔波在各種培訓班之間,沒辦法,不能讓孩子在假期掉了隊


    父親的等候


    盛夏的一個午后,陽光焦灼地打在窗外,路上的車輛飛馳而過,行人行色匆匆,龍珠路的蓓蕾教育城,一群父母正在大廳等待。他們把玩著手里的手里,顯得茫然和期待。他們之中,有的人已足足等了一天。孩子從早上9點半送過來后,就沒有離開。這其中,一位父親特別顯眼。


    父親大抵40歲左右,樸實的衣衫,黝黑的皮膚,額頭上滿是細密的汗滴。7歲的兒子李蘊祥慌不跌地跑了出來,躲向了父親的懷抱。李蘊祥是來學畫畫的,已經學了一期的課程,但在生人面前,他還是稍顯生澀。暑假過后,他就升讀三東小學的二年級了。在三東小學,像李蘊祥一樣參加暑期培訓的孩子并不多,他是屬于城中村學校少有的一部分。但這在城區的學校,卻成為一種風氣,慢慢地開始攀比。李蘊祥的父親來自河南,15年前就來到花都,如今,在一家眼鏡店里做一名眼鏡銷售人員,拿著為數不多的工資。這個暑假,他在兒子培訓班上所花的錢,就超出了他這一個月的工資。記者問起時,他欣喜地答道:為了兒子,做什么都值。培訓有沒有效果都沒關系,兒子喜歡就好。李蘊祥并不是特別高興父親的安排,在培訓班里,他也是幾個特例,他想去找他的同伴,并不是呆在培訓班里。


    【花都早晨】

    花都人必加的公眾微信號,花都最具人氣、最具影響力的平臺之一!查服務、看資訊! 優惠信息!應有盡有。


    色综合久久天天综合